追蹤
北極只下五月雪
關於部落格
  • 7127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4

    追蹤人氣

《MORE》2014年3月號 二宮和也連載第63回──報恩

 

人生是沒有「機會」這東西,能相遇、出生是很珍惜的


「人生至今,還有很多要感謝的事呢!我自己並不覺得有特別幸運啊,無論是家人、嵐成員間的關係或是工作,常被人說『受到很多恩惠呢,很幸運喔』......因為其中包含嫉妒或是負面的感情也不少,所以就很快地聽過就算了(笑)。那樣的人,會說『我自己也想要多點工作可做,但沒有那樣的機會』,但是,先說『沒有機會』就已是負面的姿態,這就是問題了。我啊,覺得像是『機會』啦『幸運』啦,原本就是沒有的東西。成為嵐的一員也是,那個時點並沒有機會,單純只是個轉機。只是在前路不明的情況下,花了10年以上的時間,每個人每天一點一滴累積走來,才有今天。」若從最初就看得到機會的話,人生不就簡單多了嗎?在那個瞬間能抓得住的話就好了,只是這樣已。但是,實際上加分機會什麼的,只在猜謎節目或GAME的世界裡才有喔!」


人與人的相遇,也是一樣。對於相遇本身,沒有幸與不幸可言。


「遇到所謂的大咖導演也不一定是幸運。那人與我相遇、會發生什麼、會一起創造什麼,我只會去感受這個意義與其中的興趣所在,並不是為了要有效地賺到什麼好處而來選擇見面的人。所以,相遇的人是否有名都無所謂,不管是多麼大咖的人物都一樣,我都很自由隨興地接待他。」


10年前,他在20歲左右演出舞台劇《遠離涉谷》也是這樣,舞台總監蜷川幸雄是世界有名的,非常嚴格。


「是的,但即便如此,我也有不聽他話的時候,每天在排練時也會被他怒斥『要那樣演的話,就給我滾回去!』(笑)但也沒有想要反抗。當然,我很尊敬蜷川大師,對其世界觀也很重視,但身為一位演員,總是沒理由地,憑感覺想要這樣或那樣來演,停不下來(笑)而且,我認為主角不應該在現場發飆啊!在大咖導演的現場,所有人員經常有過多的恐懼感,有一種要順從他的氛圍,但那樣大家都會很難辦,若特別是主角又對導演斤斤計較,什麼都要生氣的話,現場的氣氛就更糟了。所以,不管如何惹怒導演,我也是很自由地請他讓我做喜歡的事,嗯...但那時候,有一半是無意識的行動就是了(笑)」


那樣做的結果,至今舞台劇仍被當做名作津津樂道著,蜷川大師也持續送來關愛,維持著這樣的關係。


「但是,我覺得基本上我被討厭居多(笑)。現在也是,但已經不會說『其實我覺得應該是這樣』這樣的話。光聽就讓人覺得太自以為是了,會被誤解吧。但是那也沒關係,誤解我的人,就是那樣的價值觀吧,我也不想找藉口辯解。」


「被討厭也無所謂」能看得開並不是逞強,打從心裡想講的是「託父母之福不是嗎?」


「自己崩潰時,就算信賴的人也不讓他看見醜態,但唯一可以面對的就是父母,雖然很少見面,也很少講話。就某種意義來說這是「很方便的關係」,但也就只有親子才能這樣了,能成為心靈支柱的就是那個了吧!所以,在平常雖然沒怎麼在孝順,但總有一天,想要好好地報恩呢!」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