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北極只下五月雪
關於部落格
  • 7127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4

    追蹤人氣

《MORE》2013年7月號 二宮和也連載第55回──陷阱

 
「雖然演戲沒有要欺騙的想法,但能帶給大家想像的話很令人開心呢!在演時我做的都很簡單。就是把聽得到的好台詞與聽不到無所謂的台詞分開講,還有看就懂的表情與看不懂的表情也是這樣。就算腳本有寫,覺得沒有必要傳達給觀眾的台詞,用聽不清楚的音量來講。實際上在日常生活中,對方講的話也未必全聽得到,且臉部表情也不會把所有的感情全都展現出來吧?很難懂的話或感情,一點一點仔細地敲擊,之後會漸產效果。盯著喜歡的人看,表情看起來卻很悲傷的時候,一開始會在意地想:『那時,那個人是要說什麼啊?』有明明說了卻無法傳達的感情,表現悲傷又何妨?我打算把那樣的東西於作品中再呈現出來。」
 
正因為沒把所有的話說過多、表現過多,才有深奧的感情或關係。那樣的態度,好像也自然地能貫通到戀愛或工作等私下的人際關係。
 
「對很熟的人『沒有必要說的事』是不會說的。比如說,就算我私人有什麼變化,也不會對嵐的成員細數啊。因為平時既不會頻繁地與他們見面,這些也不是他們日常生活必需的消息。讓他們對我有所顧慮會感到很抱歉呢!」
 
並不覺得是因為小時候沒玩,所以現在才那麼想玩。
 
那,有關「沒有必要說的事」是怎樣的呢?如果,在戀愛中出軌的話,會對女朋友坦白?還是說會隱瞞?
 
「雖然不必特意講開來比較好,但隱瞞自己不對的事,很狡猾呢(笑)。不過,認錯後好好補償,對以後的相處不是比較好?但是,我啊,對於不能明講的事,一開始就不會去做吧,那有夠麻煩的啊(笑),原本,玩的欲求也很淡就是了。雖然一直被人家說『從小時候就在工作,不能玩好可憐呢』,但是因為沒有玩也就不懂那樂趣,也不知道想玩的欲求是怎樣了。像club等等也幾乎沒去過,所以也沒要想去。比起那個,玩game比較快樂,都是這樣活到現在了嘛(笑)。就在這陣子,跟一位創作者有一起喝酒的機會,比起『玩』那更令我高興啊,看那人創作東西的熱血與嚴以律己的模樣,聽聽狂熱的背後的故事,有趣到不行。比如說,game也是呢,比起為了騙人而設的詭計,我比較喜歡為了娛樂而設計的把戲及其背後的技巧。以前的game,這類的很多呢!」
 
NINO自己在電影或戲劇中也常設有其手法與伏筆的陷阱,樂在其中。電影《白金數據》時,已確認的位置或視線之外其他什麼的,他說「其實,還想要玩更多各式各樣的把戲」
 
「不經意地手指的方向啦,或是即興的台詞啦,但是有關即興的把戲,幾乎都被剪掉了。可能太過暴走了吧(笑)。比如說,隆與鈴木保奈美演的水上教授兩個人演繪畫的一幕時,其實拍攝時拖拖拉拉就會來個即興。水上教授讓我邊畫圖,邊互相聊昨天夢到什麼,那觸及到電影主題的核心呢!拍完之後,連我都覺得是極好的一幕,是很好的伏筆,但因為太過逼近真相的邊緣,被導演判出局(笑)。畫面雖然沒有拍出來,玩那樣的把戲也許還真能搞出些名堂來。」
 
認為整人者是秘密主義,好像很有趣地拆穿陷阱也很有意思。
 
「如果是game,實際地去挑戰過關就很棒,如果是電影或連續劇的詭計就只能由我們單方面進行,所以能由觀眾提問,讓他們看得更有樂趣就更棒了。並不是想要騙人,只是想要人家樂在其中,所以才設置陷阱呢!(笑)」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