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北極只下五月雪
關於部落格
  • 7130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4

    追蹤人氣

《MORE》2011年4月號 二宮和也連載第28回—樂趣的深度

 


談到去年底的大工作-紅白主持人,他是這麼回答的。

 

「第一次嵐五個人一起主持,這經驗是很珍貴的,對於觀眾來說也很新鮮,光那一點已經是很有趣了。其他的成員我是不知道,但我個人並不緊張,因為我既不是流程節奏掌控的人,且要說的台詞也很少,都是原因吧!(笑)很多人對我說『擔任紅白主持工作很厲害呢』,仔細想想,有很厲害嗎紅白的份量是《MORE》連載的幾倍重嗎?這是無法測量的,不是嗎?不止是工作,事物的份量有多重是無法計量的,能掂得出的,只有做得快不快樂的感覺而已。認真去做事很重要沒錯,但最終快樂才是全部。」

 

就算是世人覺得理所當然、共有的想法,在NINO心中有一堆感覺有疑問的「曖昧的語言」或「無意義的價值標準」

 

「比如說『責任感』這個詞,被問有責任感嗎?會回答『是的』,但是在心中會想『是對什麼的責任感呢』?『壓力』這件事也是。是指應該要面對什麼、有多少份量的東西?每個人的經驗值、感受性定義都不一樣,所謂的『普通』也是沒有標準的,不是嗎?(笑)關於『對每個人來說無法在重量及印象方面有共感』的事,是無法輕易回答出來的。還有,被說『NINO很厲害呢』,那也不知道是否如此,因為不知道,所以很困惑。雖然並不是奇怪的意思,但被說『NINO很厲害呢』,我真不知道是哪一點、是怎麼個厲害,且又是跟誰比呢?因為不知正確答案,所以我覺得不去窮究也無妨。」

 

不去追究理由,單純的疑惑一般喃喃自言的這些話,披附著少許寂寞氣息。有突出的感受性或個性如此,是很孤獨的。雖然這麼說,但也並不想把那空隙填滿吧

 

「就算和某人不能氣息相通,但像是想要了解自己啦、問人家你覺得我這個人怎樣等等,我也並不想做。雖然會有喝醉了就問這種事的人,但我是再怎樣醉也絕對不會問的(笑)這樣說來,至今為止的人生,真的一次也沒問過。為什麼呢……天生就不會有此感覺?還是沒有會如此地讓我想要問的對象呢?不管是何者,可以不在意那種事,就是狀況很好的證明。」

 

推心置腹,只是一種表演

 

「昨晚,與教我音樂及魔術的師父舉行新年會,那真是非常快樂!我去那家店,偶遇我的魔術師父,難得這麼巧,所以就乾脆把我的音樂師父也叫來,最後共揪了十多位朋友一起。各種職業的人在一起,並沒有特別要說些什麼話,也有人喝醉了,大家吵吵鬧鬧地很快樂。我喜歡那種放鬆的氣氛。男生們當然也有為了感情更好而吵架,或是熱血之言以對的人。我並非否定,但也不太了解,也許是讓關係加深,想要確認彼此,但那只是形式上表現不是嗎?會有人說,喝了酒,敞開心胸來聊吧,但說真的,一旦被這麼一說,真心聊聊的感覺都沒了(笑),且在被請求的當下,覺得又變成有尊卑關係了。想要推心置腹,就對人剖白,但那樣能了解什麼?又能改變什麼?所謂人,不是這樣的,是從無形之中去抓住感覺的一種生物吧?比如說,就對喜歡的人就只是每天都見面、每天都說喜歡你,這算是愛情嗎,反而是不見面時,想著對方不知飯吃了沒啊我覺得這樣的感情深刻多了。」

 

NINO所感受的,是一般眼看不見、耳聽不到,且在內心深處細微的事物。所追求的,不是受既存形式或價值觀所束縛的,而是在更深處所連繫著的一種關係。那是一種極致的浪漫主義者嗎?!

 

「如果這樣的思考就被視為浪漫主義者、這樣特別去看待的話,這世界就變得很無趣了。那樣對我來說根本就是普通呀!(笑)工作或人與人的關係什麼的都是這樣,我認為,不要堅持什麼形式,或被先入為主的想法所左右,狀況會比較佳,也比較快樂喲!算有其中有困難的事物也是很有樂趣啊!」

 

 

 

譯後語

簡介裡提到記者問他,元旦休假時在幹嘛,他說「今年就一直只待在家裡。前年、去年也是只在老家或自宅整理收據,今年也在做這事,因為也沒有什麼特別要做的事,不止我的部份,回老家的話,也習慣把家裡的收據都整理一番」。~~~我說NINO,你家是有多少收據啊?沒有像台灣兩個月就要對獎一次,所以才堆積如山吧?但整理它們到底是要幹嘛?(裡頭大部份都是秋葉原開出來的發票吧,我想,呵呵呵)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